2019年2月15日 | 星期五

教务培训

教务培训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教务培训

【伴你学习】《党代会历史细节 从一大到十八大》(二十二)

2019-03-14 16:03:977 来源:干部学习网

微信图片_20190314161857

中国共产党第三次全国代表大会


(五) 陈独秀公开批评自己和张国焘

党的三大共持续了九天,从始至终充满了争论,但同时,会议又鲜明地体现了党的民主集中制的原则。

大会广开言路,让到会的代表们充分发言,做到言无不尽。虽然共产国际和马林、陈独秀等人已经明确主张必须实行国共合作,但大会并不把这些指示和意见强加于人,而是组织了认真的讨论,正面意见听,反面意见也听,甚至可以在大会上争论。同时,对持反对意见的少数人,不是采取高压政策和组织上的打击手段,而是互相说理,把问题讲清楚。蔡和森在发言中坚决反对陈独秀的意见和共产国际的指示,但在选举中央执行委员会时,蔡和森仍然以高票(40票中的 37票)当选。这说明,在党的三大上发表与共产国际代表和最高领导人陈独秀不同甚至相反意见的同志,并没有受到打击和排斥。党的三大为各位代表创造了一个非常宽松的政治环境。

另外,在发言中,多数代表从维护党的利益出发,坚持原则,没有有意的帮派和小团伙行为。会议在坚持原则、充分行使代表权利和追求团结上趋于统一。在党的三大上,蔡和森和向警予是夫妻,又同为会议代表。在关于国共合作问题的讨论中,张国焘离会之后,蔡和森成了反对国共合作的主要发言人。蔡和森的观点,就遭到了爱人向警予的强烈反对。

尤为难能可贵的是,党的领导人能够自觉开展批评与自我批评。党的最高领导人陈独秀在三大上作主报告时,公开批评了中央委员会、特别是自己的工作。他说:

“中央委员会也缺乏知识,这是罢工失败的原因。”

“现在我想对个别中央委员提出批评意见。陈独秀由于对时局的看法不清楚,再加上他很容易激动,犯了很多错误。”

作为党的最高领导人,在党的全国代表大会上公开承认自己的错误乃至性格上的缺陷,这是需要很大勇气和民主意识的。陈独秀还点名批评了张国焘:

“张国焘同志无疑对党是忠诚的,但是他的思想非常狭隘,所以犯了很多错误。他在党内组织小集团,是个重大的错误。”

所谓以张国焘为首的党内“小组织”问题的起因是这样的:党的二大召开时,只开了三次全体会议,其他时间主要是分组讨论。张国焘为召集人的一组以从事工人运动的劳动组合书记部的人为主,包括蔡和森、邓中夏、高君宇等人,是人数最多的一个小组。二大闭幕后,这个小组的人仍旧照常举行会议,以讨论劳工问题为主,也不免涉及一些敏感的政治问题,其中包括共产党员加入国民党的问题。张国焘后来回忆说:

“当我们与马林争辩共产党员加入国民党这一问题尚未决定的时候,我们的小组也在谈论这一问题;因事来看我的张太雷这次也参加了这一小组会……接着就有些同志发言,反对共产党员加入国民党的主张。这使张太雷听了颇为不快。”

“张太雷旋即将我们这个小组开会的情形报告了陈独秀先生,并向陈先生指出:共产党加入国民党一事,仍在少数中央委员与马林秘密商谈中,为何一般同志都知道了?中央尚未决定的政策,即在小组会上讨论,未免有建立另一中心之嫌,也可以说是党内发生了小组织的倾向。陈独秀先生听了张太雷的报告,一时颇为生气。”

现在看来,当时称张国焘另立“小组织”分裂党,恐怕有些言过其实。但明确指出张国焘“思想非常狭隘”的致命弱点及“组织小集团”的倾向,却显示了陈独秀超强的识人眼光。十几年后长征途中及其后张国焘的所作所为,说明他非但没有认识并改正自身的缺点和错误,而且沿着一条不归之路越走越远。


滇公网安备 53011402000276号

Copyright © 2017 中共昆明市委党校 昆明市行政学院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昆明市呈贡区万峰街1606号 邮编:650215 E-Mail:kmparty@public.km.yn.cn 滇ICP备07000700号

教务培训

微信图片_20190314161857

中国共产党第三次全国代表大会


(五) 陈独秀公开批评自己和张国焘

党的三大共持续了九天,从始至终充满了争论,但同时,会议又鲜明地体现了党的民主集中制的原则。

大会广开言路,让到会的代表们充分发言,做到言无不尽。虽然共产国际和马林、陈独秀等人已经明确主张必须实行国共合作,但大会并不把这些指示和意见强加于人,而是组织了认真的讨论,正面意见听,反面意见也听,甚至可以在大会上争论。同时,对持反对意见的少数人,不是采取高压政策和组织上的打击手段,而是互相说理,把问题讲清楚。蔡和森在发言中坚决反对陈独秀的意见和共产国际的指示,但在选举中央执行委员会时,蔡和森仍然以高票(40票中的 37票)当选。这说明,在党的三大上发表与共产国际代表和最高领导人陈独秀不同甚至相反意见的同志,并没有受到打击和排斥。党的三大为各位代表创造了一个非常宽松的政治环境。

另外,在发言中,多数代表从维护党的利益出发,坚持原则,没有有意的帮派和小团伙行为。会议在坚持原则、充分行使代表权利和追求团结上趋于统一。在党的三大上,蔡和森和向警予是夫妻,又同为会议代表。在关于国共合作问题的讨论中,张国焘离会之后,蔡和森成了反对国共合作的主要发言人。蔡和森的观点,就遭到了爱人向警予的强烈反对。

尤为难能可贵的是,党的领导人能够自觉开展批评与自我批评。党的最高领导人陈独秀在三大上作主报告时,公开批评了中央委员会、特别是自己的工作。他说:

“中央委员会也缺乏知识,这是罢工失败的原因。”

“现在我想对个别中央委员提出批评意见。陈独秀由于对时局的看法不清楚,再加上他很容易激动,犯了很多错误。”

作为党的最高领导人,在党的全国代表大会上公开承认自己的错误乃至性格上的缺陷,这是需要很大勇气和民主意识的。陈独秀还点名批评了张国焘:

“张国焘同志无疑对党是忠诚的,但是他的思想非常狭隘,所以犯了很多错误。他在党内组织小集团,是个重大的错误。”

所谓以张国焘为首的党内“小组织”问题的起因是这样的:党的二大召开时,只开了三次全体会议,其他时间主要是分组讨论。张国焘为召集人的一组以从事工人运动的劳动组合书记部的人为主,包括蔡和森、邓中夏、高君宇等人,是人数最多的一个小组。二大闭幕后,这个小组的人仍旧照常举行会议,以讨论劳工问题为主,也不免涉及一些敏感的政治问题,其中包括共产党员加入国民党的问题。张国焘后来回忆说:

“当我们与马林争辩共产党员加入国民党这一问题尚未决定的时候,我们的小组也在谈论这一问题;因事来看我的张太雷这次也参加了这一小组会……接着就有些同志发言,反对共产党员加入国民党的主张。这使张太雷听了颇为不快。”

“张太雷旋即将我们这个小组开会的情形报告了陈独秀先生,并向陈先生指出:共产党加入国民党一事,仍在少数中央委员与马林秘密商谈中,为何一般同志都知道了?中央尚未决定的政策,即在小组会上讨论,未免有建立另一中心之嫌,也可以说是党内发生了小组织的倾向。陈独秀先生听了张太雷的报告,一时颇为生气。”

现在看来,当时称张国焘另立“小组织”分裂党,恐怕有些言过其实。但明确指出张国焘“思想非常狭隘”的致命弱点及“组织小集团”的倾向,却显示了陈独秀超强的识人眼光。十几年后长征途中及其后张国焘的所作所为,说明他非但没有认识并改正自身的缺点和错误,而且沿着一条不归之路越走越远。


Copyright © 2017 中国昆明市委党校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昆明市呈贡区吴家营街道学苑路中共昆明市委党校

滇ICP备07000700号

邮编:650215 E-Mail:kmparty@public.km.yn.cn